Lyra-Chloe

公民们好!这里一只在ARDA转悠唱着各种精灵民歌和各种musical(饭桶大悲罗朱1789法亚瑟)的萝卜丝皮儿×兰兰迷妹!同时热爱着鱼肉面!看着RAMIN就可以饱的那种!热爱摇滚!披头士齐柏林枪花宝爷百忧解!以及偶尔写写诗之类的东西*罒▽罒*至于中土方面是费家厨和熊家粉~

致我挚爱的水乐之岩

致我挚爱的水乐之岩

--托尔金起稿《刚多林的陷落》101周年纪念兼2018夏日之门

 

Valin Tarnin Austa


诸君啊

请听——

那古时传来的浩荡长歌

于绝望中一颗新星升起

在悲泣中我们将喜乐寻得

在燃起的大火

与初升的朝阳下

我将你哀悼——

永远洁白的水乐之岩

 

在王之广场

矗立仿造的金银双树

苍穹之上

是绝境中燃烧的红日

刚多林 刚多林

尘世中重建的提力安

失去无瑕永恒的光华流泻

惟余昙花一现的炽焰与骄傲

 

他们的素手拨动琴弦

他们的唇间笛声萦绕

在光辉的厅堂中 人人将美酒畅饮

游吟诗人永世流浪

歌颂冗长又断肠的万千传说

 

他们手中长弓紧握

他们腰配长剑雪亮

离开安居的卧榻与欢笑的长桌

只有星夜下无休止的警戒与巡逻

 

无数轮血日升起落下

昭告着末日的足音与诸多无谓的牺牲

在无数的眼泪与徒劳中

究竟要如何才能留存最后的希望?

“光明已经到来!”

可所有的振臂高呼都消散

于鲜红的血泊

于飞扬的尘土

于未曾过去的黑夜

 

短寿的凡人啊

他们有更好的预见

在无缘重逢的洁白城墙

一株新春的嫩芽将茁壮成长

一颗新星将在迷雾中寻得归途

 

穿过隐匿的诺多之门

沿溯低吟的清溪江河

犹忆多年前温雅玛的殿堂潮起潮落

凭借天鹅的羽翼和流水的歌唱

迷失的孩童呵

觅见心中隐秘的渴望

在神赐的迷雾中

踏入隐匿山脉中的耀眼奇迹

 

我们会誓死捍卫这高耸的守卫之塔

黑暗的仇敌居住在这城的每个角落

我们钟爱的水乐之岩啊

晨曦照耀下清泉泠泠

唱和着岩石不息的歌谣

溢满生机的的繁花谷地啊

高山环抱的平原郁郁青青

银桦和白杨生长于每一个广场

雪白的街巷间回响着孩童的欢笑

神圣的殿堂中情人缔结永恒的连理

汗水淋漓时铸就件件绝世珠宝

而歌者的嗓音清脆悠扬

颂唱着我们背弃的维利玛

和现世埃尔达的骄傲荣光

 

可那自深渊传来的警钟轰然回响

不安与怀疑使此地的洁白蒙尘

可我们怎能将这安居的家园遗弃

放弃亲手打造的无双城池

抛下这伟岸的城墙高塔

不,绝不!

可就在那抉择的时分

诺多的噩运降临在蒙福的白城

 

自从我们自由骄傲的白公主逝去

自从那充满仇恨的辛达坠落山崖

年轻的迈格林心中的痛苦愈发沉重

心灵也被那得不到的爱恋苦苦折磨

在一日灾难的外出

他锐利的双目却未曾发现奥克的陷阱

被可怕的折磨与内心的渴望驱使

他选择了背叛

成为那城中之隙 高墙之缺

 

又是一年

我们于长夜守望

等待着夏日敞开大门来到

瓦尔妲的繁星点亮了漆黑的夜

银色的灯火闪烁于白城的每条街巷

我们在希冀中守候

未曾察觉黑暗庞大的羽翼

遮蔽了晴朗的星空

 

那日大火于北方燃起

可耻的背叛起于萧墙

墙中之隙终成崩裂决堤

 

格劳龙的子孙如今有了巨翅拍打

吐息间尽是贪婪与恶臭

炎魔挥舞着他们滚烫的长鞭

庞大的身躯践踏了每一寸绿茵

而魔苟斯的火蛇在高山间曲折蠕动

将甜美的流水尽数玷污

于是刚多林的喜乐在泪水中化为灰烬

全城被围

希望何在?

 

但我们是伊露维塔年长的子民

彼时旺盛的心火是我们无畏的源泉

九位忠诚的领主那时荣光正盛

直面烈焰到来的终结之日

 

轻捷如燕的杜伊林

是飞燕家族的领主

他奔跑时迅疾如风

远视的锐目看穿敌人的每丝破绽

他的亲族以箭簇为饰

纷落的箭雨拯救无数精灵的生命

 

英俊的埃加莫斯是彩虹的领主

他的披风蓝若夜空

水晶拼成繁星的璀璨

他的长剑弯如新月 肩上挎着长弓修长

盾牌与盔甲流泻烨然光华

当彩虹与飞燕并肩于高耸的城墙

坚韧的弓弦奏响奥克的死亡旋律

 

潘罗德的身量高挑挺拔

坚毅的眉宇间投射着阴影

他的子民是石城坚固的支柱

雪塔与梁柱构建了刚多林的高峻壮美

他们的忠诚甚于山间磐石

因正是他们的汗水为这守望之城奠基

 

加尔多的英勇可与至高王相比

手中的投石索若林间纠结的虬须

圣树家族的子民啊

他们若森林中生长千年的古树

根系安稳着大地 繁茂的枝叶将晨曦折射

 

看!金花家族的格洛芬德尔也赶来将城池守卫

金发于风中飘扬 灿烂若正午的烈阳

芳草与嫩叶生长于他的披风

朗朗的笑声明丽若初春的原野

他的子民将盾牌竖立一旁

其上绘着的正是阿纳明亮的倩影

他们以欢笑对抗悲泣

以新生击败毁灭

 

听那笛声清脆 泉水泠泠

俊美的埃克塞里安在乐声中来到

他的双眸清澈如融化的冰川冻饮

黑发飘于空中 呼唤着初夏的清风

他的头盔灿然如薄暮升起的明星

盾牌镶嵌着万千水晶

光华流泻似破晓阳光亲吻的瀑布悬泉

他是诺多中著名的战士

雪亮的长剑在血光中舞蹈

而后世所有流亡的精灵

在遭遇围困之苦时

都要呼喊涌泉领主的名号

 

长笛的婉转往往伴随着竖琴的灵动

黑色的沃土上生长着金银的麦穗

笨重的萨尔冈特驭马骑来

生性懦弱的他

言谈间却流露和蔼友善

 

怒火的铁锤于最后到来

坚定的步伐是锻炼长剑的声响

不断劳作的奥力为他们最为敬仰

强壮的罗格是他们的领袖

黑色的眸中有怒火熊熊

自桎梏中挣脱的埃尔达是他的子民

而无人会比曾经为奴的他们

更渴望为自由死而后已

然而他们的噩运已经注定

火焰的驭者

那日全数死于烈火

 

他们所有人的统领

是新晋的天鹅领主

金发的图奥

在困境中领导了他所热爱的诺多

 

至于王的卫队

他们以日月为徽

以红心为饰

驻守于王之高塔

直至这城的根基动摇

 

领主们的会师纵然将人们激励

可那美丽的图姆拉登平原已被黑暗践踏

而刚多林的女儿

银足的伊缀尔

也用诺多的盔甲将自己武装

安抚了她那惊慌失措的儿子

暗中祈祷着

她先前紧密的计划能够成功实施

 

即使在这危急的时刻

迈格林的狡诈与萨尔冈特的懦弱

仍影响着王之决策

为了城中积累的万千财富

我们不再顾忌自己生命的脆弱

为了对于家园深刻的爱恋与不舍

我们将睿智抛弃 选择了那被维拉诅咒的疯狂

 

刚多林数道华美的城门在重击下粉粹

儿时的恶魔如今肆意夺走着

我们所珍视的一切

听那怒锤与圣树的战吼隆隆

在盛怒中他们创下首次的壮举

使数只敌军的炎魔将领倒下

然而这些生物却是无穷无尽

 

究竟怎样才能穿过悲泣与沦亡

夺回那离去多年的喜乐与安宁

若一切战争都是徒劳

若一切流血都是无谓

在魔苟斯无敌的威势下

诺多的希望在何方?

无边的黑暗中

何处可以重见阳光?

 

被黑暗腐蚀的迈格林

此时仍不忘其渴望

伊缀尔虽有雌虎的力量

也最终不敌他的威势

然而图奥在最危急的时刻到来

黑色的疯狂与明亮的白焰在城墙上鏖战

直至那鼹鼠的领主坠落

三次撞在守望的山岩

于是他的父亲 南埃尔莫斯的埃欧

死前做出的恶毒预言应验

在光明中

黑暗的孩子的一切希望都已落空

诺多诅咒的恶果

于烈火中获得最后的解脱

 

在石城的另一环

备受爱戴的杜伊林迎来其终结

在与炎魔的战斗中

他从城墙上摔落

他的长弓焦黑

他的羽箭断折

 

谷地的鲜花焦黄了枝叶

纵使偶怒锤的献身

雪塔、梁柱的大量死亡

在蜷曲的巨蛇上

邪恶终究来到了刚多林的街道

将士的尸体堵塞了道路

他们服饰上华美的纹章让人更添悲伤

 

炎魔之首 手执火鞭的勾斯魔格

企图实施他那详细的进攻计划

但一切都被长笛清脆的乐声而阻拦

涌泉的战士一手紧握长剑

一手却奏出家乡的歌谣 安稳了溃败的阵脚

因着他们所带来的胜利

比从前所有王侯的战斗所得还要多

从此在危难中

只要我们呼喊埃克塞理安的名号

敌人就会四散奔逃

 

当鸿鹄的洁白与泉水的清冽并肩而战

就连噩运也要惊异地放慢脚步

奥克的首领在他们手里皆成手下败将

但涌泉的领主仍然在战斗中受了重伤

而剩余的奥克也开始在城市中大肆劫掠

多少稀世奇珍在那时流失不见?

 

我们的防线溃败至王之广场

那里曾有橡木白杨的修长与摇曳

欢快的格洛芬德尔 这时也因围困而面色凝重

但他最终被抛弃懦弱的竖琴家族所救

然而无人引导的怒火却使他们走向毁灭

多少清脆的琴音从此无人耳闻?

 

七彩的埃加莫斯这时重新现身

整顿了妇孺 重振了士气

他与胡奥之子奔波于街巷

而虚弱的涌泉领主只能卧倒于王之喷泉

 

杀死芬巩的凶手

恐怖的勾斯魔格

突破了精灵的防线

即使是英勇的图奥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

于是面色苍白的埃克塞利安为了挚友起身

纵使身躯疲软

也要高高跃起

用那头盔上的水晶尖钉

刺入恶魔胸中跳动的心脏

缠住了他炙热的大腿

将其拖进了王之喷泉清凉的深渊

在与烈火的殊死战斗后

最为俊美的埃克塞利安

终于安息在涌泉的甘甜与清凉

 

观者无不为他哀悼

心中的悲伤化为力量将广场上的敌军消灭

四十只炎魔 一只火龙

都被诺多的士兵击败

而他们的死亡腾起了滚烫的迷雾

刚多林的天空 

也变得愈发凄惨

 

剩余的战士聚集于金银双树前

图尔巩 刚多林之王

睿智的芬国昐的次子

也陷入了绝望

他掷下王冠

一如他金发的表兄

但即使这样

诺多的荣耀也在他心中燃烧

就算一败涂地

也要作为歌谣被永世传唱

 

王命图奥接下领导之权

留存生命 求得安全

去乌欧牟的王国边寻求救赎

但王执意与他的城市同生共死

他的呼喊洪亮如钟

骄傲的宣言于山脉间回荡

 

满心悲伤的图奥领导了剩余的人民

在恐惧中赶向那条准备已久的密道

金发的凯勒布琳达尔在前方等待

但她的头发散乱

理智的双眸因疯狂而肿胀

图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火龙正将王之高塔围攻

骄傲的图尔巩举剑抗争

但高塔的根基已被动摇

精雕细琢的大理石纷乱地落下

构成了刚多林之王最后的洁白坟茔

 

诺多的又一任至高王就此陨落

可图奥仍有这么多的生命需要拯救

在黑暗中我们走进密道

绿叶的锐目是我们唯一的向导

平原上灰色的迷雾掩盖了我们的身影

在鹰之裂隙前我们与年幼的明辉重逢

童真的话语反而更添我们心中的悲伤

看那血日没入山脉

从此我们便与刚多林永别

 

但悲剧仍未落幕

一个搜查的军团将我们找到

一只庞大的炎魔也为他们助阵

于是金发的格洛芬德尔举剑迎战

他俊美的脸庞在清冷的月光下隐隐闪耀

那黑暗的产物在他手中惨叫跌落

可它坠落前却抓住金花领主的长发拉其陪葬

这便是我们敬爱的格洛芬德尔的陨落

他的笑声要在多年后才能再次耳闻

鹰王飞下将其尸身抓起

他悲泣的子民为他搭起石塚

世世代代巨鹰守护他的坟茔

金色的繁花长于其上

 

尽管沉浸于悲伤与劳累

我们终究在胡奥之子的领导下逃出生天

在深渊主宰的护佑下

我们抵达了美丽的南塔斯仁

在哪里的绿荫上我们默坐悲泣

无数歌谣被唱出

以纪念所有为昂多林迪死去的勇士

 

金发的图奥不久便与其妻子离去

他们带领着刚多林的遗民

去往西瑞安的海港

而那在沦陷时还是个孩童的明辉

长成了古往今来最伟大的航海家

 

这便是刚多林之陷落的始末

大海以东有过的最为雄伟的精灵王国

毁于诺多的诅咒、背叛和烈火

纵使它孕育了埃尔达的救赎与希望

昂多林迪仍然是逝去了

而无人能够将其重建

 

但在历年的夏日之门

我们仍将你歌颂

你是衰微的精灵心中

留存的最珍贵的记忆与学识

 

刚多林!刚多林!

你在中洲的历史长河中闪耀

精灵盛世的完美缩影 尘世荣光的无穷喜乐

 

纵使后来居上的次生子女

忘记了你宏亮的七个名号

我们也会铭记

 

我们铭记着双树照耀下永恒的提力安

我们铭记在环抱山脉中矗立的刚多林

我们铭记着中洲有过的每次日升日落

我们也铭记着北方燃起的冲天火光

 

只要阿纳仍按照她原本的轨迹升起落下

我们就会将你歌颂

永远洁白的水乐之岩

只要瓦尔妲的繁星仍镶嵌于深蓝的夜空

我们就会歌唱过去的事迹

我们会歌唱我们曾经有过的一切光荣战斗

即使不论是我们的生命

我们的王国

我们的历史

都隐没于鲜红的落日

 

2018.12.23. Written by ArwenChloeLyraZ


评论(10)
热度(93)

© Lyra-Chl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