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a-Chloe

公民们好!这里一只在ARDA转悠唱着各种精灵民歌和各种musical(饭桶大悲罗朱1789法亚瑟)的萝卜丝皮儿×兰兰迷妹!同时热爱着鱼肉面!看着RAMIN就可以饱的那种!热爱摇滚!披头士齐柏林枪花宝爷百忧解!以及偶尔写写诗之类的东西*罒▽罒*至于中土方面是费家厨和熊家粉~

【法革】【卡米耶·德穆兰】《狱中绝笔》

顿河的骏马:

【考虑了许久,我决定为卡米耶写一首拙作。以他的口吻叙述自己的感情、理念。(纯属胡思乱想,不尽科学)】




  再见,美好的自由,再见,


  临终之时,我同你吻别;


  感激你给予我的幸福,


  灵魂将它们挂念。




  再见了,美好的时辰,


  自由,你可知我曾将你挖掘?


  我在备受压迫时探寻自由,


  我在人民暴动时传扬真理。


  可终是徒劳,你


  又被我们遗失、毁灭;


  我们从暴君手中将你夺回,


  却又将你献给


  另一个刽子手*,任之发落。




  我深信你会归来,


  来到这深受摧残的土地;


  我看到,你用纯洁的双手


  轻轻拂去人民的血污。


  你站在台上,双手高举,


  为了和平与幸福


  你会再次引导人民


  反抗压迫,赢得光明。


  幸福的日子会来临,


  而我的幽灵


  也将一同欢呼、悲哭。


  我的心儿却失去激情,


  它早已停止呼吸,


  它同我的头颅一起


  深埋大地。




  我将死去,


  为了良知与慈悲;


  尽管我曾如此热望


  温暖的太阳升起,


  如今却再不企盼。


  我明白,当希望初升时


  迎接我的即是死亡。




  我短暂的生命


  热烈、忠贞、良善;


  它始于明媚的春晨,


  于万物复苏时悲惨而终。


  唉,倘若我能死于自然之中,


  便能化为云雀,将理想歌颂;


  我的灵魂无法那般轻捷、欢乐,


  他们将砍下我的头颅


  弃于无边际的幽暗;


  头颅在那儿深藏、腐朽,


  我的灵魂也会随之玷污。




  你呢?我的爱人*?


  无人会记得我生前的模样,


  我少年时的纯真、活泼,


  他们会抹杀我生命的证明。


  我看到,你无比愤怒,


  忧郁的眼神闪烁着火光;


  为我,你极力反驳


  他们的污蔑和损毁;


  你向人民陈述,


  我是怎样的人;


  你是如何为我骄傲,


  为我担忧,为我痛苦;


  每个夜晚,你都幻想着


  我头骨中存留的梦境。




  啊!不!我本不该如此自私,


  我离开你后,你的作为


  会给你带来沉重的灾难。


  别把我歌颂,那些杀人犯


  他们要夺走你的生命。


  我只要你别把我遗忘,


  记住我的关怀、我的言语,


  它们会把你的痛苦驱散一些。




  再见了,我的森林,


  在你的树叶之上


  我谱写过希望之歌。


  仿佛你的精灵,那诗歌


  在人民的心里落地生根。


  它们抨击暴政、追寻光明,


  在这静谧的时辰,我似乎


  听见悲伤的声音


  正将它们默念,以它们祈祷。




  你呢?我的祖国?


  只有你,我最不舍离别。


  野兽执掌王权之时,


  他借你的手压迫、剥削;


  当革命失去方向,


  汹涌、迷途,


  你又展开新的屠杀。




  你会幡然醒悟,


  赶快!赶快!在鲜血流尽之前


  用宽容将人民谅解,


  快号召正义者涌现!


  共和国——


  你宛如婴孩,


  让幸福的雨水为你洗礼,


  而不是泪水和鲜血!




  纯洁的理想,你不要消弭,


  在这国家、在这人间


  还会有新的革命者将你梦幻,


  他们怒吼、奋勇地斗争


  你注定要实现。




  一切已走到尽头,我听见


  狱卒沉重的脚步声,正向我走来。


  我不会哭泣,我的目光坚定勇敢,


  就让我用生命鼓励瑟瑟发抖的人民,


  就让我的诗歌将光荣通通眼见。




  你瞧,他们打开了牢门,


  广场中央已架起断头台;


  他们残忍地推搡我遍体鳞伤的战友*,


  一个杀人犯向我凶狠的望来。




  我站起来,走向牢门,


  从铁窗投来第一缕曙光;


  它照耀着我的身影,


  光明就在我身后;


  最后一次,我回头张望,


  再见吧,曙光……




                                                                            【结束】








—————————————————————————————————————————————




 *①:“另一个刽子手”指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




 *②:“我的爱人”指德穆兰的妻子:露西尔·德穆兰。两人恩爱非常。丈夫死后不久,露西尔也被推上断头台。




 *③:“我遍体鳞伤的战友”指丹东等人,1794年芽月16日,属温和派的德穆兰与丹东等15人共同赴死。



评论
热度(15)
  1. Lyra-Chloe顿河的骏马 转载了此文字
  2. Ellen Snow顿河的骏马 转载了此文字

© Lyra-Chloe | Powered by LOFTER